当前位置:主页 > 娱乐 > 影视 > 正文

清朝时,法国最初想以湄公河为通道入侵中国,后来为何改道红河?

未知 2019-05-15 09:50

1870年,欧洲爆发了普法战争。法国在这次战争中被打败,拿破仑三世也做了普鲁士的俘虏,第二帝国至此寿终正寝。虽然,普法战争暂时推迟了法国对越南北圻的军事侵略,但是侵略越南的准备工作,仍在积极进行。在我们前边文章中提到的那个法国传教士百多禄,在给法国皇帝的奏议中,我们就不难看出,法国侵占越南,变越南为它的殖民地,并不是它的最终目的。其最终目的是要以越南为基地,进而建立一条通向中国中部的侵略道路,以扩展它在东方掠夺殖民地的势力范围。

?尽管百多禄这时早已死去,但百多禄的奏议仍像梦魔一样,缠绕在法国殖民者的脑海里。因此,当法国侵略者在越南得手以后,便迫不及待地开始了它侵略中国的准备活动。法军最初以为,湄公河可以作为通向中国中部的可航水道。因此,他们控制湄公河的出口以后,便多次派人对这条河流进行水文勘察。1865年,法国组织了一个由11人组成的“调查团”,在船长特拉格莱和海军上尉安邺的率领下,对湄公河进行探险。但是,探险的结果却让侵略者望而却步。原来,湄公河的上游澜沧江,滩多流急,部分河床倾斜达25度,对航行来说十分困难,所以暂时放弃了由湄公河入侵中国的计划。

侵略者不得不另外探寻道路。一次,在对湄公河的探险快要结束的时候,安邺打听到一支被称为红河的水系,同湄公河样也是直通大海的,而它的航行条件却比湄公河要好得多,于是,法国侵略者赶快抓住这个好消息,把探险的重点目标,从湄公河转移到红河。也就在这时,法国军火商兼冒险家堵布益,利用为清朝云南当局采购军火的机会,乘船从红河抵达越南的东京湾,用他亲身的经历,证实红河可以通航。堵布益一回到巴黎,就向法国海军部和殖民地部建议:“借用”越南的领事“创设一条汽船航行线,穿越东京,使我们西贡的殖民地与云南省相联结”。

法国海军部和殖民地部非常重视这一建议,并支持堵布益尽快将这一建议付诸实施,同时又命令法国驻西贡总督杜白蕾,“予以一切协助”。1872年10月,堵布益率领由26名欧洲侵略者、125名从亚洲各地招纳来的亡命之徒,组成了一支所谓的远征队,配备炮舰2艘、大汽船4艘、中国式大帆船1艘,外加内河蒸汽机轮船1艘,浩浩荡荡地驶抵东京湾。

到达东京湾,这伙侵略者就以“剿除海盗”为名,强行进入红河。法国侵略者的这种行径,大大超出了越法两国签订的《西贡条约》有关规定,越南河内总督阮知方,便下令堵布益即刻离开红河。这时,依仗着船坚炮利做后盾的堵布益,立即撕下商人的假面具,露出海盗的凶相,气势汹汹地威胁说:“如果你们要拦路,我将用机枪杀尽你们,如果让我们通过,我们和你们将成为世上最好的朋友。”堵布益一边威胁,一边行动,强行占领了河内的部分市区,蓄意挑起新的战争。

堵布益的冒险,使在越法军欣喜若狂。当时法国驻西贡总督海军少将杜白蕾就急忙致信法国海军部和殖民地部:“我们出现在这块富有的土地上,出现在这块与中国交界、也是中国西南各个富饶省份天然产品出口的地方,根据我的意见,这是一个关系到我们今后在远东地区争霸的生死问题。”

无独有偶,法国驻海防领事土尔克也露骨地叫嚣:“法国必须占领北圻…因为它是一个理想的军事基地。有了这个基地,一且欧洲各强国企图瓜分中国时,我们将是一些最先出现在中国腹地的人。”这些事实证明,西方各国列强想染指中国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而是蓄谋已久!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