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名人 > 历史 > 正文

资本寒冬又如何 机器人在中国大有可为_0

未知 2019-06-05 14:14

  2016年一开始,笔者想给大家说说机器人,这里面有中国制造的机遇,也是你投资的机会。

  说起机器人,可能你想到的是一款能和你对话的人形机器,是一种机器人,所有最新、最尖端的技术在它身上试用,不过,更多的机器人在流水线上,你新买一辆汽车的某个部件,也许就是一只机器人手臂装配上的。

  机器人,是中国制造向中高端升级的关键所在。

  统计一下2015年笔者在《地平线》讨论机器人的专栏,居然有6篇之多,前几天又和人讨论中国机器人的前景,有乐观的,也有悲观的,悲观的人觉得百度这样的科技巨头也会遇到中国制造的最根本问题,感应芯片的落后和控制软件的低端,乐观的人则以马斯克的SPACEX公司成功发射可回收火箭为例,说明如果像NASA资助马斯克一样,中国的政府和资金能和最具创新精神的私人企业家结合,就没有什么克服不了的困难。

  笔者的看法偏乐观,虽然对产业政策争议很大,但中国的产业政策其实一直在发挥作用,如果政府把包括机器人在内的高端制造当作主要产业发展方向给予政策支持,以及国家基金的投入,并且能够成功激发企业家精神,机器人中国制造就大有可为。

  看一条最新进展,新华网旗下的国内首个以生物传感技术为主的用户体验实验室在2015年11月与荷兰国家数学与计算机中心(CWI)、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机器人组等联合开展了多场大型实验,成功研制出国内第一代生物传感智能机器人Star。

  再看另一条报道,自从国家版中国制造2025出台后,各个地方版中国制造2015陆续出台,江苏、湖南、安徽、北京、福建、四川、广东、辽宁都有了制造业强省(市)的战略。在东南沿海,一条通过机器换人,大力促进高端装备的生产应用,提升劳动密集型产业的劳动生产率的路径正在隐现。

  其中,福建计划到2020年累计实施机器换工10000台(套)以上,浙江计划每年组织实施100项省级机器换人示范项目,省市县联动实施5000项机器换人项目,开展10个区域性行业机器换人技术改造试点示范,四川、江苏也都提出了到2020年将建成1000个智能工厂(车间)。

  这种势头,机器人有戏,中国并不缺少创新的资源和基因,缺少的恰恰是适应未来趋势的产业化方向。

  在2015年2月的专栏《机器人与无人机》中,笔者介绍过红杉资本董事长莫里茨的一种观点或说是他的一种担心,他担心科技行业未来恐难再属于美国,美国科技公司对自己近半个世纪来的主导地位已习以为常,而如今这种时代已经结束,许多销售软硬件的西方公司将会发现,它们对本土知识的了解都比不上土生土长的外国竞争者。

  莫里茨当时举出的例子正是中国制造的大疆无人机,中国是一个制造业大国,由大而强,是一个很正常的升级过程,最大的代表性产品一定是机器人,机器人会是高端制造或者说智能制造的明珠。

  还是这位红杉资本的莫里茨,最近又在英国《金融时报》上分享了一种分析科技股未来的方法,他给出了一份成功者的基因,分别是新颖性的威力、重心转向中国的趋势、耐心的好处以及资本效率的重要性。

  在提到中国的BAT时,莫里茨说道,这三家公司目前的总市值为4090亿美元,这不仅证明了中国在15年里取得了巨大进步,还预示着未来几十年的格局。中国正越来越注重发展自主技术。低估中国的大批新兴竞争对手将会带来的挑战,将给西方科技公司管理层带来厄运。驱使中国竞争对手的雄心和工作文化是欧美难以匹敌的。

  所以,我们不应该有一点妄自菲薄,而是应该勇敢挑起这份担子,这份担子当然有BAT的一份,不过笔者觉得更多希望还应该在那些受到地方政府政策扶持的沿海地区创新企业上,笔者希望看到最终在机器人领域中出现三家像BAT一样的公司,我们的最大投资机会就该在这样的公司身上。

  当然,投资一家公司和经营一家公司需要同样的品质、耐心。就像莫里茨说的,科技公司的多数投资者会浪费巨额资金,因为他们对短期恐慌或全球动荡做出条件反射式的反应,而不是专注于符合历史潮流的新兴企业的持久力。

  投资也是一样,方向大多数人都看得到,专注并等待其实更重要。

标签